推荐系统下载

最新资讯

主题下载推荐

xp系统下载
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界 > 办公行业
游戏有害论风声再起:二十三年前的乌鸦叫还在继续
游戏有害论风声再起:二十三年前的乌鸦叫还在继续
更新时间2018-04-05 19:40:31推荐指数3
浏览次数内容格式html
授权方式免费阅读页面语言简体中文
安全提示
适用人群大众人群

内容介绍

所有人都认为属于中国的游戏时代即将来临,但似乎二十三年前《电子游戏软件》编辑们焦虑的事情还在继续。

“电子海洛因”曾经是电子游戏在这个国度的一个代称,当然大部分人都看得出这并不是什么亲切的称谓。然而,这一称谓在2018年的今天依旧挥之不去。

电子海洛因(图片来自于谷歌)

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在提出严控网络游戏并防止其产生更大的危害,似乎只有一个人与他们在唱反调,那就是腾讯公司CEO马化腾。毕竟从业绩上来说,腾讯可以称得上是全球最赚钱的游戏公司,即便是微软、索尼和任天堂这样的大厂也敌他不过。然而,在如何对待网络游戏这件事情上,依然有许多人挡在他的面前。

我看了看这些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观点以及提案,大抵分成两派。一派认为网络游戏并非坏事,但由于孩子没有什么自控能力,因此需要各种配套制度来避免出现各种不应发生的问题,比如游玩时间过长和接触到不适合当前年龄的游戏等等。这些委员和代表给出的措施也大多比较合理,诸如分级管理、实名制、标注游戏适应的年龄等等。

但是,另一派委员提出的观点就让人有些看不懂了。无论是把青少年问题的罪魁祸首一股脑都扔给网络游戏,还是直接把网络游戏称为“精神毒品”,让人觉得被拉回了十多年之前,那个“电子海洛因”诞生的时代。这其中,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的导演王建国在社交平台上着实火了一把。他提到了他朋友的经历,夫妻俩都是清华和北大的学霸,但孩子却考不上重点中学,这都是因为玩儿王者荣耀闹得。

王建国委员,火了(图片来自于sohu)

百度公司CEO李彦宏和小米公司CEO雷军是政协委员。这些互联网企业的大佬们对于网络游戏自然不是抗拒的那一派,但控制游戏时长和互联网反黄也是他们提出的建议。当然,相比这两家不做游戏的厂商,马化腾就会更多的提到互联网游戏积极的一面。他认为家长不应该只看到游戏的负面,还是应该看到积极的那一面。不过从更多人的发言中不难看出,与他们辩论,小马哥很难胜出。

《电子游戏软件》那篇知名的《乌鸦·乌鸦叫》中担忧的事情还在继续。和过去的家长们不同,这一代大部分家长也会游玩网络游戏,但面对孩子玩游戏时,立场就发生了偏转,“不灭GAME誓不休”的势头没有消失。当时电软的编辑们认为,社会舆论的打压不可能长久。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电子游戏软件》停刊6年之后的今天,社会舆论的打压还在继续。

《乌鸦·乌鸦叫》(图片来自于G-Cores)

网络游戏究竟会不会对这个社会尤其是青少年带来如此巨大的影响呢?不妨先看一组数据。根据《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发展报告》中指出,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整体营业收入约为2189.6亿元,同比增长23.1%。其中,网络游戏对行业营业收入贡献较大(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达到1513.2亿元),预计全年营业收入约为2011.0亿元,同比增长23.1%。也就是说,网络游戏营收占到了整体游戏行业的91%以上。

去年,中国网络游戏用户存量达到6.1亿,其中小于24岁的用户占比33%,也就是说全国有2.013亿青少年用户游玩网络游戏。这一数字相比2013年的时候还要少,但全民玩游戏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因此,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并非是一个不存在的问题。恰恰相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沉迷网络游戏,不仅仅是青少年。

中国网络游戏(图片来自于谷歌)

在疯狂吐槽王建国委员“朋友孩子”例子的同时,网友们也在给两位中学党委书记的言论点赞。他们都提出了分级管理措施以及完善目前的管理制度。这样的呼吁被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所接受。一些委员已经提出了具体的分级措施,比如按照年龄段和内容性质进行细分,并确定不同游戏的适用人群。只要有了详细的标准,游戏开发商在研发游戏的时候才能有规可循,可以在标准范围内开发。

制定一个分级的标准并不困难,困难的地方在于执行和监管。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认为,除了游戏厂商之外,有关部门也要严格监管和审核游戏开发商、游戏运营方对分级制度的合规执行情况。一旦出现违规,处以严惩。同时,社会各界要加强宣传引导,多方面促进青少年按照网游分级制进行自律,共同营造健康网络游戏环境。

中国网络游戏自律联盟(图片来自于谷歌)

那么,分级制度真的可能会出现吗?一向悲观的我认为,“电子海洛因”的声音才会是家长当中的主流。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乌鸦·乌鸦叫》依旧被放在中国电子游戏历史的碑林中,而且没有后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