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系统下载

xp系统下载
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界 > 网络主流
在线票房中国电影|淘票票总裁李捷:我们和猫眼各有侧重 不是竞争关系
在线票房中国电影|淘票票总裁李捷:我们和猫眼各有侧重 不是竞争关系
更新时间2018-06-21 20:57:02推荐指数4
浏览次数内容格式html
授权方式免费阅读页面语言简体中文
安全提示
适用人群大众人群

内容介绍

“我多次提到中国电影真正的问题不是竞争,而是如何把用户吸引进影院。”李捷认为,应提高增量市场,而不是抢夺存量市场。

此外,在李捷看来,中国电影工业化最大的挑战是,始终没有走出一个用新的电影赚钱的模式。

因此,扩大非票房收益,减少纯票房收入,实现电影作品的多元商业变现,是中国电影工业化下一步亟需解决的问题。

在2018上海电影上,李捷和网易科技等媒体聊了聊竞争,对手,整个电影产业的发展。

在 线购 票平台 绝对 不是 竞 争关系

“在线购票平台绝对不是竞争关系。”对于当前票务市场淘票票与猫眼的竞争局面,李捷表示,这不是零和游戏。

首先在线购票这个市场足够大,可以同时存在三四家企业而这也会更符合生态系统的特点。其次,淘票票和猫眼作为市场份额前两位的公司,长期共存是一个必然的现实,不存在一家公司被另一家消灭掉。

此外,每个公司的基因不一样,思考的点不一样。在李捷看来,猫眼和淘票票是做相同业务的两个不同公司,在战略上、产品、用户思维上都不太一样。而最理想的竞争:合而不同型的竞争。我们做同样的业务,但是产生不同的打法,不同的策略。

去年10月猫眼收购微影,今年初爱奇艺将百度糯米电影置入麾下,重新开始进入购票平台,腾讯也进入发行平台。李捷认为这也传递出一个信号:这个行业还有机会。

对于外界认为的,在线票务平台的“三国杀”大战是否会再次出现。李捷却不是太关心,他真正关心的是如何把用户吸引进影院。

“假设中国观影用户出现增速下滑,甚至停下来的情况,那我们的情况就会变得非常危险。市场可能会慢慢地消亡。”在他看来,这远比行业竞争更重要。

腾讯入局后,除了使行业有更多的选择外,作为平台型的公司,双方都会把竞争重点放在增量上,存量是非常难的事情。李捷希望新入局者能带来更多的用户增量。

未来无票模式也 许 会出 现

除了增量用户问题,在线票务市场未来如何创新也是李捷的关注点。

这也是李捷推崇格瓦拉的原因。在他看来,格瓦拉是国内第一家把团购模式变成了在线选座模式。“我在内部经常讲要向格瓦拉学习,原因就是格瓦拉在行业里做了很多第一个,创建了中国在线购票的很多玩法。”

近几年,在线购票的人群规模从20%上升到了85%,但李捷坦言,近两年在线购票网站并没有推出过革命性的东西。“也就是说淘票票在这个行业里没有做到像阿里巴巴该有的贡献。”

上述一番话包含了李捷对行业创新不足的担忧。

为此,淘票票希望能在体验上获取革命性的进步。在线购票相对于传统购票方式是一个革命性的进步,那么在线购票如何再往前前进一步呐?

接下来,无票模式也许会出现。

“进场不需要票,有手机就可以了,手机有身份、购票记录”,李捷说,到时候也许不会有人再到取票机取票,买了票存在手机里,就能自动进场,无人职守。此外,人脸识别也将应用到电影行业。

所以,淘票票真正关心的问题并不是财务风险以及财务投入问题,而是用户的体验能不能提升,行业模式是否能否革新。

扩大非票房收益,减少纯票房收 入

截止6月份,中国电影票房已经突破三百万亿,2018年有望突破六百亿。但对于电影公司来说收入和利润并没有太大提升,反而大部分还在下滑。

李捷认为,究其原因在于中国电影的收入结构中,票房收入占比太高,非票收入过低。非票房收入指的是衍生品、营销植入。

在工业化程度非常高的市场,大多数的电影收入一半来自于授权的收入,以及非票房收入。以迪士尼为例,其2/3是通过衍生品、娱乐业务等非票房取得的收益。

而在中国,95%的电影收入来源于票房收入。“很多电影拍得很好,但由于制作成本很高没赚钱,这正是因为没有很好的市场化、系统化收入。”

因此,李捷认为,中国电影工业化最大的挑战是,始终没有走出一个用新的电影赚钱的模式。

对此,扩大非票房收益,实现电影作品的多元商业变现,是中国电影工业化必经的一步。李捷希望阿里影业旗下专注于衍生品的平台阿里鱼在这方面能不断有所突破。

中国 电 影行 业难题 :如何把用 户 吸引 进 影院

“我多次提到中国电影真正的问题不是竞争的问题,而是如何把用户吸引进影院。”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在线票务平台对传统院线的影响时,李捷认为二者不是竞争关系。

在他看来,目前,中国电影市场的许多矛盾被两位数的增长所掩盖,票房繁荣的背后是60%电影仍在亏损的状态。在看到有大量电影院退出和关闭,李捷认为,如何把更多的用户从手机端吸引到院线是重中之重。

但幸运的是,不同于硅谷和好莱坞对立,在李捷看来,中国电影市场一个很积极的地方在于,中国电影从业者有很多愿意拥抱互联网,愿意和在线平台合作。

以票务为例,美国、加拿大等海外国家,购买电影票的渠道仍然非常传统。“虽然他们购票有APP,但只能买预售票,今天的票只能通过电话、信用卡,或者到柜台买;除此之外,因为国外黄金时间的电影票和非黄金时间的电影票价格不一样,如果通过APP来买还加收服务费。相比之下,国内的购票体验好的多”。

在宣发层面上,相对于美国依然只走车身广告、地铁广告,公交车站的形式,在中国大量广告通过互联网平台、购票平台、微博微信等渠道触达用户。“我们获取优质内容的路径更广,而且成本更低,互联网的力量推动票房的不断攀高”。

由于游戏和社交平台的影响,院线电影已经面临了一些挑战,这使得获取票房增量,成为整个行业面临的更为重要的问题。

因此,票务网站与传统电影公司都面临同一挑战:如何吸引用户走进影院。面对次挑战,票务网站与传统电影公司不应是竞争关系,而是携手解决难题。